• 王春瀟:逆行 同行

    2020年12月01日17:22
    文字縮放:

    我是王春瀟,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新聞中心評論部《24小時》欄目的主播。其實在主播臺前,我是一個新人,但是在新聞戰線上我卻不是一個年輕的記者了。過去的18年,我7年一線拼殺、9年帶隊駐站祖國東南沿海省份——福建。2018年底我選調回北京轉崗做了主播。

    在這18年中,無論職業角色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有一件事兒始終未變,那就是想去現場、要在現場的新聞理想。

    王春瀟在武漢前方演播室錄制抗擊疫情直播訪談節目

    大年初三,我拿著一張單程票前往武漢,這一去可真的不短,3個月完成94期直播訪談。在武漢有200多位同事,我們逆行挺進“紅區”,武漢直播間也迎來了138人次的“紅區人”。在一線,肯定有太多的不容易,但是我們200多人的總臺團隊從來沒人叫過苦,更很少有人輕易掉淚。但當我隨大部隊撤回北京,看到兩個兒子拉著“歡迎媽媽勝利歸來”的條幅接站時,而我只能戴著口罩隔空給他們一個久違的擁抱……那一刻,我哭了,我的很多不輕易掉眼淚的同事們也哭了。

    從武漢返京,王春瀟家人接站

    這一趟出差,89天。

    2009年,80后的我迎來2字當頭的最后一年。很多姑娘在這個年紀會選擇安居樂業,而我在這一年放下總部七年的一線采訪積累,道別家人來到福建。這里也是我的外公當年渡江南下,為了共和國的建立浴血奮戰的地方。我在這里一扎,就是9年。

    兩個帶九的數字,成為我職業生涯中最有意義的見證。很多人將記者同消防員、抗疫醫生和救援英雄并列為“逆行者”,其實我們只是扛上了攝像機選擇記錄英雄而已。但的確一旦成為記者,也就選擇了一種逆行而上的人生。

    2010年,福建暴發百年不遇的洪災。面對全省險情無處不在的嚴峻形勢,我和團隊選擇挺進一個叫寶莊的山村。因為洪水,那里的道路通訊全部中斷,成為孤島,并且隨時面臨被泥石流沖擊掩埋的風險。我們背著海事衛星等直播設備,義無反顧沖了進去。當時團隊共7個人,平均年齡只有26歲。

    山路上滿是淤泥,一腳下去泥巴瞬間沒了大腿,三位挺進寶莊村腹地的記者走丟了四只鞋,泡廢了兩部手機,但是拍攝和傳送設備都保住了。有的記者磨破了手,勒紅了肩,但是大家一個比一個更無懼生死。

    當時,有位孕婦已經被洪水圍困了八天八夜,而且隨時有臨產的可能。我們最后在山里用海事衛星直播了這樣一段至今令人難忘的現場:救援人員攙扶著這位九個月身孕的村民走上臨時搭建的鐵橋,當她安全通過這座生死之橋時,看到那一刻,直播線上的同志們心潮澎湃、激動不已。后來編輯告訴我,大家在全天候不間斷關注這場驚心動魄的救援,向這場救援的圓滿成功致敬!

    駐站9年,臺風、火災、地震、爆炸、泥石流,我一次又一次出現在報道現場……

    王春瀟進行現場報道

    逆行新聞現場的我還有一個側面希望大家看到,那就是與新時代的“同行”。剛剛過去的2020年“十一”長假,我制作了《坐著高鐵看中國》系列報道,第一天奔馳在京廣線,分別半年,6個小時的新媒體直播我帶網友回到武漢。

    有一種現場報道很無敵,那就是——真情流露。那一天,節目最后那一連串的排比句沒有提前的預案也沒有之前的文稿,全部都是一名駐守一線89天的記者重返新聞現場,對偉大祖國發出的由衷贊美和祝!笆前,我既是一名記錄者,也是這個國這個家的十四億分之一。我和每一位中國人一樣都希望我的國我的家,她很好、她更好!”

    作為記者,我們有幸和家國同行,當我和人民英雄張定宇院長一起在武漢火車站錄制快閃《我的祖國》時,當聽到歌詞“這是強大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時,我淚如雨下,和抗疫報道的同事抱在一起哭了很久。記錄下這場抗疫斗爭萬般不易的我們,比任何人都想為祖國點一個大大的贊!

    作為記者我是幸運的,在主流媒體平臺,只要努力,我們就可以見證每一個新聞現場,我們也有機會把這真摯的民族復興國家情懷付諸屏幕與筆尖。今天常常有人會問,現在人人都可以是“自媒體”,若干年后還會有“記者”這個職業嗎?

    白巖松老師曾這樣回答:“20年后可以人人皆記者,但是專業的好記者依然很少,而一個專業的好記者,要保有對未知的好奇,對社會丑惡現象和落后面貌的不滿意,以及對自己不夠專業的不滿意。而在行走中,我們要始終保有對人尤其是對普通人的溫度,更要有對美好未來的追尋。當然,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有韌性的長跑中!

    我想說,“逆行”讓我腳下沾滿那最珍貴的泥土,“同行”讓我和這個新時代一起發光。我愿在這新聞的職業道路上,踏石留印,步履不停。 

    (來源: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微信公眾號)

    (責編:張莉、陳 昂)

    性欧美大胆无码免费视频,欧美乱妇高清无乱码,欧美激情无码乱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