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刻理解“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張卓元

    來源:經濟日報2020年12月25日09:09
    文字縮放: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鮮明提出“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大要求,并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作出了周密細致的改革部署。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強調,構建新發展格局,必須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我們要深刻理解“高水平”的豐富內涵,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繼續做好全面深化改革各項工作,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解放和增強社會活力,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重要體制保障和動力支撐。

    從1992年黨的十四大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目標,到2020年已經28年。前期主要是按照1993年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決定,構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包括各項基礎結構和運行機制。2003年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作出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決定,特別是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緊緊圍繞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一系列重大工作部署都是著力于使初步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斷完善、走向成熟。

    不斷推進的市場化改革,使我國在所有制結構上形成“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確立了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和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方針。堅持“兩個毫不動搖”,是我國經濟具有巨大韌性和潛力,能經受住各種風浪沖擊的重要制度性保證。

    在企業制度方面,國有企業普遍進行了公司制股份制混合所有制改革,已建立起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現代企業制度,成為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擔風險的市場主體和法人實體。國有企業1998年至2000年3年脫困,進入新世紀后迅速發展壯大。民營企業也快速發展,一些家族式民營企業向現代公司制轉型。

    在市場體系方面,商品和要素市場隨著價格的放開迅速發展起來。黨的十八大以來,積極推進高標準現代市場體系基礎制度建設,實施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重點發展要素市場。資本市場日益壯大成熟,已啟動上市公司注冊制改革。不斷推進戶籍制度改革,加快勞動力市場建設。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試點允許一些地方在符合規劃和用途管制前提下,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蓋房子向城市居民出租。技術市場迅速發展并逐步走向規范。數據市場也開始建立。自2017年起,97%的商品和服務價格已經放開由市場調節,要素價格的市場化程度也在逐步提高。

    在宏觀經濟管理方面,較早即明確對宏觀經濟以間接管理為主,以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為主要手段。黨的十八大以來,發展為“完善宏觀經濟治理”,以國家發展規劃為戰略導向,以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為主要手段,并與就業、產業、環保、區域等政策緊密結合,提高逆周期調節能力,促進經濟總量平衡、結構優化、內外均衡。

    在收入分配方面,1993年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提出建立以按勞分配為主體,效率優先、兼顧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2007年黨的十七大發展為堅持和完善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健全勞動、資本、技術、管理等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制度,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處理好效率和公平的關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黨的十八大提出,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發展同步、勞動報酬增長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2015年,“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進一步提出,并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體人民在共建共享發展中有更多獲得感。此后到2019年,居民收入年增速均超過GDP增速和人均GDP增速。2020年,我國國家級貧困縣已經全部脫貧摘帽,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如期完成了新時代脫貧攻堅目標任務。

    在社會保障方面,1992年后,社會保障制度改革以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進入全面試點、基本制度確立和完善階段。黨的十八大以來,社會保障制度不斷發展、完善,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社會保障體系;攫B老保險的參保人數從20世紀90年代不到2億人,增加到2019年底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人數43482萬人,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人數53266萬人。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覆蓋人數從1998年的509萬人增加到2019年底32926萬人,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人數102510萬人。社會保障待遇水平逐步提高。2005年至2019年,國家連續15年調整提高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

    正是由于上述各領域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從初步建立到不斷完善、成熟,推動著我國經濟長期高速發展,創造出令世人驚嘆的奇跡,而且有效頂住了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2020年全球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沖擊時成為能保持經濟正增長的唯一主要經濟體,充分彰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巨大優越性。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之后,將“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從2021年到2035年,我國仍繼續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據測算,我國將于“十四五”后期,跨過高收入國家門檻,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到2035年,跨過中等發達國家門檻(按人均GDP高于2萬美元標準),進入中等發達國家行列。經過這兩級跳,我國經濟發展將再上一個大臺階。

    為實現上述兩級跳,我們必須切實貫徹新發展理念,以高質量發展為主題,以改革創新為根本動力,進一步構建高水平更加成熟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我們必須清醒看到,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還有不少體制性障礙,要素流動不暢、資源配置效率不高、微觀經濟活力不強等問題亟待解決。這要求我們必須進一步解放思想,堅定不移深化市場化改革,堅持問題導向,著力攻堅克難,不斷在關鍵性基礎性的“四梁八柱”的改革上突破創新,更好發揮綜合改革效能和整體優勢。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高水平”,應體現在黨的十九大提出的“產權有效激勵、要素自由流動、價格反應靈活、競爭公平有序、企業優勝劣汰”中。這就要求我們堅定不移地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推動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完善宏觀經濟治理,建立現代財政金融體制,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對外開放,加快轉變政府職能,持續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從而為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提供更加完善、成熟、堅實的制度保障。

    (作者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責編:馮愛齡)

    性欧美大胆无码免费视频,欧美乱妇高清无乱码,欧美激情无码乱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