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圍獵中迷失

    廣西合浦縣委政法委原書記龐學強嚴重違紀違法案透視

    李曾全    闕州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21年04月12日09:20
    文字縮放:

    近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紀委監委組織該市合浦縣“四大班子”、政法系統740余名黨員干部開展“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剖析了合浦縣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龐學強嚴重違紀違法案。昔日開展掃黑除惡的領導干部,如今成為專項斗爭中被查處的典型,這種巨大落差著實讓人唏噓。

    “北海奇珠集團涉黑涉惡,非法進行采砂、侵占集體土地……”2019年4月,一封細數北海奇珠集團公司董事長鄭琦與其“保護傘”長期以來的種種罪行的長篇舉報信在網上流傳,此時正值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進駐合浦縣,該舉報材料立刻引起督導組的重視。

    鄭琦是當地遠近皆知的人物。他的公司長期占用漁業碼頭、驅趕當地漁民、毀壞群眾農田,當地群眾極其不滿。面對群眾的訴求,鄭琦態度惡劣,甚至組織惡勢力團伙毆打驅趕。

    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進駐合浦縣后,督促合浦縣委盡快查明真相。合浦縣委、縣政府隨即成立專門工作組。而此時,擔任合浦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的龐學強,早已淪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臺上空喊“掃黑”,實則臺下“護惡”。

    接到群眾的反映和上級轉來的舉報材料后,龐學強只是在文件上簽個字,便把責任“甩給”了相關部門,最后給出的調查結論竟是“沒有發現問題”。

    在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作出專門指示后,龐學強依然在大是大非面前犯暈,選擇與黑惡勢力同流合污。為了做樣子給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和上級部門看,在組織公、檢、法、司等有關領導研究部署調查工作時,龐學強一再高呼“絕不手軟、除惡務盡”,臺下卻私自與鄭琦見面,向鄭琦透露工作秘密,并收受鄭琦40萬元好處費。

    期間,有關領導從側面問他與鄭琦是否存在不正當關系,希望他能向組織主動坦白,爭取從寬處理。但龐學強卻心存僥幸,矢口否認。此后,龐學強被北海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最終,龐學強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并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

    審查調查期間,辦案人員耐心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讓龐學強真心知錯悔錯,配合組織查清問題,并認真懺悔剖析了自己的蛻變過程。

    龐學強出生于合浦縣一個農民家庭。他談道:“我們家靠外公外婆常年的接濟才勉強應付!眲偣ぷ鲿r,他勤奮刻苦,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一步步走上了領導崗位。但是,最終卻迷失在商人的“圍獵”中,淪為金錢的俘虜。而鄭琦正是第一個打開龐學強貪欲之門的人。

    2013年,時任合浦縣政府辦公室主任的龐學強在處理鄭琦的公司與沙田鎮群眾糾紛中,龐學強意外收到了鄭琦公司的工作人員交給他的3萬元現金紅包。這個意外讓龐學強有些不知所措,一邊是本能的警惕,一邊是貪欲作祟。推托中,鄭琦看出了他左右為難的內心。

    “沒事的,一點小意思拿去喝茶!编嶇徽Z中的。龐學強收下了。正是這樣的“小意思”,讓龐學強逐漸習以為常。貪心一動,底線失守,成了別人利用的工具。

    特別是龐學強調任合浦縣財政局局長后,手握項目審批、資金撥付等“大權”的他,成了商人老板眼中的“財神爺”。商人老板們天天圍著他轉,想方設法與他套近乎,以期在項目上求得照應。

    龐學強愛喝酒、好排場,喜歡跟人以兄弟相稱。很多商人老板通過酒桌與他打通關系,他也漸漸沉迷于酒場上溜須拍馬、逢迎巴結的生活。他在懺悔書中寫道:“習慣了宴請之后,沒人約吃飯反而不習慣了。對宴請也越來越講究,標準要求越來越高!

    酒桌是“交情”,酒后是“生意”。龐學強一次次利用手中的權力在承攬工程項目、撥付項目資金等方面為他們提供幫助,并從中獲利。

    辦案人員談道:“在利益的驅使下,龐學強完全迷失了自我,置黨性原則、紀律法律于不顧,滿腦子‘生意經’‘斂財道’,肆無忌憚地利用手中的權力為自己和他人謀取私利!

    針對龐學強案暴露出的問題,北海市紀委監委分門別類組織開展警示教育,目前已組織召開動員部署會70余場次,通過破立并舉、建章立制,進一步凈化政治生態,推動以案促教、以案促改、以案治本。

    (責編:鐘鳴、張桃英)

    性欧美大胆无码免费视频,欧美乱妇高清无乱码,欧美激情无码乱妇